喜生

云渊、云子钺。

碰上我这样的西门还真是算你倒霉。红字本人,回复曈曈是沈兀啼。

我tm笑死了。。。

性感墨邪在线跳大神(……)

他们早了一个时日,褚红宣纸不带韵力僭写的横幅还没有悬挂,录宗小弟子们的课程仍然按部就班。西门本以为比雪睛城暖和很多的宗宫与筑字殿一般都有炭火不分昼夜地烧,单衣入睡后不承想夜来的南风撞山直上。录宗的木屋对风不设防,他早上起来头疼欲裂。


抱怨只敢在心里讲,西门拧揉着后颈推门而出。


“欸喔……啊!宗主早、晨安!”


他怎么就在屋门口?!


宗主端着瓷杯,茶杯上冒着热气。西门抬眼小心翼翼看过去,他倒是对自己的反应习以为常。


“来这边也要做早课,去院中练习瞳术吧。”宗主慢慢地说。


西门无奈只得应下,自地上叠叠落叶中找了根枯枝,拎在手中去了院中。体术要练很多种招式,而宗主最近在讲的是与自己的韵器配合得天衣无缝。枯枝和桃花扇提着的手感差不多,西门找了块地方便开始蹲步。旋腕避风,撤入另一侧身,蓄力冲出,划个凌厉的半圆,圆尾没有齐,变成一个不太圆的句号。出手要快,更要狠厉,西门每每想到面前有素未谋面的魔物站着,不戳眼睛也要朝着要害而去。


“不错。”风把这两个字分割得七零八落。


枯枝像一枝真的剑刃,在西门的手中呼呼生风。使毕收势,他回头看向宗主。本以为接着这句不错能有其它的夸赞或是点评,目光没有被接到,西门反而见自家宗主偏头看向更远的地方。


……?抱着一丝困惑,西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随后他的呼吸轻轻一滞。朝阳遮面的轻纱被缓缓拂下,火色焰舌舔舐半边昏噩的天,天幕稍微松动的地方有不肯归夜的星微弱地闪烁。而这一切都是身宗弟子练习韵术的背景!手臂一扬水袖便也抛出浑然的圆,眼睛所看旁处,仿佛有万般情愫引她入胜。雍容华贵,不发一言也夺目的风华自然是墨邪。西门惊觉场内在或不在练习的他宗弟子,途经的录宗弟子,连着身宗本宗的京剧猫也有看得目瞪口呆。


“啪嗒”一声,树枝应声而落。西门回神,发现宗主还在看着她们,索性当自己已经练完早课。树枝也不捡了,他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走向屋中。身宗弟子练习韵术时好看归好看,漱还是要洗的。



……


好的。这是点文片段,我上来发一下就是表明我没下咕咕咕,我怎么会咕咕咕呢?


角色分析:美食怪物大师安古林。

――――――――――
我流有,自我臆断有,过度解读有。
怪物大师语吸安古林,小辈们扩我啊!
――――――――――

“越过时间之后,我最终孤身一人。”

作为一个已经活了千八百年的老者,安古林的情绪不会太激烈,看上去是没个正经的老头子,认真起来却是最严肃的一派威严。情绪都是表象,因为他经历得够多,足矣让他面对什么都波澜不惊了。

最有争议的十影王、美食怪物大师的开山鼻祖,这些头衔显然与他的极高成就密不可分。当然,我更相信他能有更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更多翻山越岭却求而不得。冥加大帝的缘故,他能享受到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永生”,但是安古林本人似乎并不快乐。他在极乐园沉睡,一睡就是一年之久,他不闻不问世事已经很长时间,荣辱沉浮、战乱安康,好像已经与他都没有关系。在一千零几岁的时候安古林只想一头栽下去再不要看见日出,可是他放不下他深爱的这个蓝星。

对于官方塑造的安古林,我本人其实是颇有微词的。反复研究台词的过程中有诸多不愉快,我感到了熹微的恶意,他活了那么久的气场并没有表达得太明显。可能是考虑到儿童读物的因素,安古林在珍兽宴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差强人意”。并不是要他盛气凌人,只是应该有的沉稳与凌厉却荡然无存。安古林前期的不正经强调太多,在与黄泉的对峙中显得威压不足。

可是,可是。可是他不应该只当一个儿童读物中的幼稚老爷爷啊?

以下是个人阴谋论、有过度解读和敏感话题:

对于蓝星的秩序问题,安古林显然有自己的见解。那么久的时间,显然够他看明白整个世界的矛盾了。怪物大师和普通人、怪物和人类、各个大陆之间、协会与食尾蛇、暗部和整个怪物大师体系,怪物大师体系中的阶级,这些全部都是有矛盾存在的,层层矛盾丝丝入扣,才形成了这样一个如履薄冰的秩序。正因为在光风霁月之下有黑暗的一面,所以才会有一代又一代的真理守护者神志崩溃。

事实上,如果站在唯物史观的角度来看,食尾蛇的存在完全有其合理性。这也是我不好对正义邪恶下过明确定论的原因,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强大动力。目前整个蓝星的生产力都可以说是非常落后,基本还在农耕文明的后期,连生产力大变革的苗头还没有。归根到底,还是超自然的“怪物”将人类文明的发展拖慢了脚步。因为元素石,因为S级怪物毁天灭地的力量,所以人类寻求“科技”的需求并不是非常强烈。而先进的生产方式还没有诞生,人类仅仅靠着自己的身体素质提升进行财富积累。这样,依靠与食尾蛇势力的争斗而改进生产关系,不失是一种进步的方式。

十影王代表的立场是正义,但是这份正义是全人类的正义,是蓝星的正义。

他们的正义,某种意义上是大道无情。这种正义的含义是“为了达到和平或者是和平的预期,可以放弃某个人或者某一部分成员的生命,将已经坏死的部分或是苗头扼杀在摇篮中”,所以为了所谓的“正义”,为了大多数人能生活得更好,十影王的黑暗面被完全抹消。

安古林肯定已经明白了这些缘故,所以他对邪恶并不急着嗤之以鼻,和黄泉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安古林也不是绝对善良的光明使者,他对吊车尾的考验之严,如果没有云吞的帮助可能就全队覆没。

第五册除了吊车尾和厨师三人组,黄泉之外,安古林唯一提到有交集的角色就是阿尔,堂堂炼金术十影王在他口中不过是爱搞不知所谓东西的家伙,想必二人是认识的。而他为什么没有选择和阿尔伯特一样进入食尾蛇呢?

原因很简单。他在漫长的生命中看透蓝星秩序的种种黑暗,却仍然要选择用一腔对美食的感情来热爱这个星球。

综上所述,安古林是一个伟大而真实的人。会因为睡觉被打扰而故作生气,会和小辈斗嘴,会气哼哼地踹他们的屁股。会做美食,也会眼巴巴看着街上小吃。当然,也会在面对蓝星上最穷凶极恶的罪犯时不怒自威,在实力稍微逊色下仍然决意一战,会用自己枯瘦而单薄的身躯,为年轻的怪物大师们筑起一堵最坚硬而牢不可破的城墙。

我三更半夜脑子让屎堵了我去翻虹猫蓝兔tag热度总榜。看到对胃口的同人文,看完点开作者空间。今年最新动态是四月份的讣告,她化疗上了呼吸机没有下来。…………活着不好吗!人间多值得!我为什么要干这种六亲不认的事?!

肉眼可见的洗粉行为,是有性转瞳瞳操作的西瞳。不打tag了,文手画画惊天动地泣鬼神。

他是一支鹤啼出的笙调。[梅花师傅角色理解]





关于梅花师傅:
资料很少,我就用大部分自己揣测来代替了。官方后续打脸得归我,但我自己的推测也并不是无迹可寻。

刺客该具备的性格身为梅花十三师傅的他都有:毫不手软、做事果断、推崇一刀一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理念。做刺客,没有上述特质是没有成功的机会。所以这些为他奠定了性格基调,他首先是刺客,其次才是梅花十三的师傅。

除此之外,他并不是一个冷冰冰的人。相比于柒的狂、伍六七的没个正形、梅花大侠的目中无人,半路炮灰三人组的不知道天高地厚,梅花师傅显得更像一个真正的刺客。他对梅花武技有自信,相信自己能三两招让炮灰们灰飞烟灭,所以一人一剑直接前往酒驿;他对提出请求的梅花十三耐心地解释自己杀人的原因,没有选择顺手多杀一个或者直接离开;他对自己的水平很清楚,知道这个徒弟能带,带出来也不违自己名号。他锋芒是内敛的,杀完人剑往背后一负扬长就走,而不是像梅花大侠那样做人做得高调宣扬。他的话中有温度,他不是一个只会杀人的机器。

在成为梅花十三的师傅时,他就变得更加完整了。像梅花十三再对男性充满恨意,心底始终对自己的师傅敬仰有加;像他孑然一身孤剑闯荡玄武国,最后也因为带这个徒弟而落地生根。他们互相让对方更加完整,让对方的性格更加丰满,他们存在对彼此的意义是互相成全。面对彼此时,刺客们的寒面会消融:梅花十三恭恭敬敬之下是除了他谁都不能颐指气使自己的傲,师傅冷淡的肯定句后是这个徒弟只有自己能命令的强调。

师傅对于梅花十三,是能帮助自己报仇雪恨,是年幼的劫后余生。
梅花十三对于师傅,是雪色墨梅,是惊鸿一瞥的不法常可。

综上所述,梅花十三的师傅是一个刺客,快意泯恩仇,杀人不眨眼。他也是梅花十三的师傅,会耐心地教她武术,会心甘情愿带一个能称得上是累赘的小女孩。杀人和带徒弟并不矛盾,这么分析来,师傅还是挺复杂的一个角色。

而在整部番剧中师傅起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他显然在除了刺客组织之外还有自己的立场,这就让刺七更有深度。后来伍六七的背景怎样铺开、他的武功他的刀,这些交代时很大可能要由师傅这条线来讲。[奶不中算我的]而他的那个与刺客联盟较之相反的立场,很可能又是一条新的主线。总而言之,人分颜艺刺客和斯坦,刺客也分三六九等,师傅的道,是刺客道,也是他自己的道。

今天零点截止之前要是热度过20我就写金猫组,西邪西无差。贴原著不套pa,唯一私设是墨姨母

……我死。武青杀我。

《西门》

年少不束形。任其千年不改的暴雪洗刷眼宗,与你向来是无关事。泼墨漆云出锋一笔抹开天线,眼宗猫们皆惧去寻避,而你上眼盛怒的天,嗤出一句金声玉振的余音。端直的脖颈撇出如往的高山景行,自是风雪与晴也拿不住的,你是眼宗百年来最天赋异禀的高阳酒徒,处之泰然同门面对瞳术瓶颈的方寸大乱。你是不法常可的意外,万物呼吸中泻下的生光。

有人说你纨绔不恭,还有人说你是中元时借机附身的灵鬼,旷课摸鱼、偷溜下山,师父气得七窍生烟,而你也不怕的,只打揖念一句宗主不要怪罪。老宗主爱才的厚意屡次让你逃出生天。而你是西门呢,不以羁缚自己的否极泰来,万丈深情藏在清朗的笑声里明明灭灭,最终懒得摆正豪气招摇。你说你要周游猫土,玩好的吃好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后来,后来。
后来一场荒唐大梦彻底将你败骨销形。梦中被绝望的薄刃抵着颈子痛声而泣,你哑着嗓发问,问为什么,问怎么会,问是不是偏偏要他。你醒来后面对枯日缄默良久,宁对所有的人都瞒天过海,也不愿透出惊惶哪怕是零星半点。只有半夜背负冷汗把衣衫浸得湿透,你抬头,看着他还在明睛拳拳震雪,那个明明是一等一的暴虎冯河。

你去问他,能不能不要再憎恶如仇;你去问师父,能不能让他们免于陨没。然而,你被烈烈日影盖下的双眼中坚毅最终逐渐覆去了绝望:既然如今已经成了定局,那就自己来改变它。眼宗与他,你都要让其好好活着。

你教他瞳术,你教他如何做人。你告诉他行事应当是不偏不倚,但于人于己都不必赶尽杀绝。他问你为何对练习瞳术逐渐也上了心,你潇洒一摆手,说是不想把宗主气得提前去往极乐。

直到十年一成的风云际会。

你在全宗的错愕中稳步走上高台,扇面一展方显真正的无上风华。鞠身抱拳时他没有看到你眸里深深的哀伤,随着旋身,抬头,你觑眼扫过眼宗众徒,也仅仅是稍稍拂出些许肃意。韵花飞溅,那一场战斗名垂青史,你也扬名立得万年不朽。你成了眼宗百年来最年轻的宗主。

他疏于一个防不胜防的极弱瞳术,气急败坏,不料到你为了与他争夺宗主之位真能下手是一方面,你前后两面三刀言行不一又是另一方面。他痛骂你十恶不赦、丧尽天良,你寒起面孔,却一反常态地大肆嘲笑是他想得太过简单。你要宗主之位,宗主便不能是别人;你要他恨你,他便燃起了忱忱恨意。他怒极,抽起双截棍就要踏破这无情无义的宗宫,你冷笑一声,扔下诰令转身就走。而你是怕自己再也无法将厉起的眉与寡义嘴脸伪装下去,顺着冰阶一步步上行时凌厉逐步瓦解,宗宫变得前所未有的冷而砭骨。

所有的日子都在你的掌中,何时要降,何时要放,猫民在你于荆棘丛中亲手开辟出的道路上徐徐行走,一走就是十年。当混沌枷锁加身,你竟意外地没有什么遗忘的错觉,仍旧对他怀有满腔愧疚。你不知这缘故是你早就将沾血的手与心软埋在老宗主的碑下,你告诉自己,西门其实已经死在了那个问果不成的雪夜。

你从前是全眼宗最自由散漫的,现在你首当其冲执行所有自己最痛恨的教条;你从前不曾咽下一口苦,如今你在宗宫彻夜不眠。你说要彼弃我取,现在却不加以一释地篡改宗主人选;你说做猫要高风亮节正气峥嵘,却对铺天盖地的混沌委身而拜;你过去说要自由自在,如今你把自己的所有退路都堵成万丈南墙。你从意气风发嬉笑怒骂早早变得痛改前非温和疏离,你先被预言所伤得鲜血淋漓,随后却又以自己没成痂的模糊血肉化成包裹整个眼宗的温柔。你在半夜梦回前尘而惊而悸醒,也曾感觉自己万念俱灰。你孑然一身,你无欲无求,你只希望眼宗与自己能熬过这一场长达十年的噩梦。

你在十七岁时想看太阳如流火烤化眼宗,二十七岁却只愿一头闷睡下去不再醒来。时间日复一日地消磨,你也不曾劝服旁人放弃分毫。你却不知,连你倦怠地合上眼时,都有万种无上的风华。

眼宗上下却都见你能肩承重任独当一面。他们都说一切无需害怕,宗主西门自有安排。你在所有人面前只表现出沉稳若山与巍峨如城的大气从容。你在混沌压城时仍有在树下翻书的胆魄,风吹过你的鬓尾,待属下急匆匆闯进来时你只是将书一合,说走吧,该结束了。

你日日夜夜恳求上苍给予的怜悯终于降临,他那一拳带着破恨罡风。你咬着牙把自己为了眼宗所做的一切提笔抹消,也只说是真正的宗主回来了。你欢喜、你激越、你忘了这整整十年自己所受的一切苦难,只因为你终于探到了久违的阳光。

最后一切声水都落下,你们在宗宫重新一较高下。他说你的眼睛是疲惫的,而你却笑着说没事。你们对望叩身,从他的眼中你看到了已经活过了十年的自己,如今只剩躯壳还撑得完好。你仿佛听见整个眼宗对你说:西门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而你仍要不紧不慢地淡声道一句:“只有冰牢这件事,我是不会道歉的。”